阿绪

【叶蓝】2017.05.29叶蓝96连弹整理

叶述怀:

幸福到晕厥,爱生活爱叶蓝!
产粮的大家都辛苦啦,爱你们!!!


2017叶蓝生贺企划:



这里是本次活动的整理君……
先在片头给参与本次的所有太太打call!
非常感谢!!!最然中间出了点小意外,不过还是圆满结束了QWQ
辛苦了!!!












—正文—
【00:00】 @kangaroow 
【00:15】 @狐子豆腐 
【00:30】 @AllenScolt艾伦逃避可耻但有用 
【00:45】 @阿言 
【01:00】 @布罗卡氏区 
【01:15】 @百分之百 
【01:30】 @半匣子岚 
【01:45】 @夜寂梦竛 
【02:00】 @c4 
【02:15】 @层层层层层 
【02:30】 @苍燕 
【02:45】 @草二竹皿 
【03:00】 @夜雨晴飔 
【03:15】 @春祁。 
【03:30】 @潮汐星流 
【03:45】 @枵萧 
【04:00】 @Reko 
【04:15】 @东方月落 
【04:30】 @对酒忽暝 
【04:45】 @恩蓝 
【05:00】 @枫月影夏 
【05:15】 @归途 
【05:30】 @许长安-杭城记广 
【05:45】 @一团糊 
【06:00】 @脑洞识别预览器 
【06:15】 @成美之 
【06:30】 @狐狸取乐水仙旁 
【06:45】 @c4 
【07:00】 @HOXI 
【07:15】 @河西陌路 
【07:30】 @锦里 
【07:45】 @祭鱼_露丸 
【08:00】 @君子书斜影 
【08:15】 @沈言_ 
【08:30】 @靠卖脑洞为生 
【08:45】 @枯荣 
【09:00】 @老韩的钱包 
【09:15】 @莲花君 
【09:30】 @蓝桥绝色 
【09:45】 @老万是个场面人 
【10:00】 @懒熊 
【10:15】 @落雨大 水浸街 
【10:30】 @蘑菇精 
【10:45】 @玟珞 
【11:00】 @喵了个咪>.< 
【11:15】 @纯情售票员漫三少一时兴起 
【11:30】 @末自 




【11:45】 @奶酪的下落依旧不明 
【12:00】 @伊冯 
【12:15】 @暖若安阳——杂食者 
【12:30】 @平角裤 
【12:45】 @_千旅 
【13:00】 @一叶知蓝 
【13:15】 @枯荣 
【13:30】 @山火一草 
【13:45】 @-椒盐鍵盤 
【14:00】 @异方 
【14:15】 @铁马冰河入梦来 
【14:30】  @田园犬 
【14:45】 @苍燕 
【15:00】 @真的王大柱🌵 
【15:15】 @我就看看我不说话 
【15:30】 @溦蓝 
【15:45】 @二蛋子 
【16:00】 @萧家小久久 
【16:15】 @许里 
【16:30】 @绪蓝蓝蓝 
【16:45】 @橡木 
【17:00】 @苍燕 
【17:15】 @萧昱然🐤 
【17:30】 @Gurunaruiii 
【17:45】 @月华梵音 
【18:00】 @异方 
【18:15】 @伊冯 
【18:30】 @夜久_VJ-过气写手回复期 
【18:45】 @清新可爱食尸鬼 
【19:00】 @远暮重山 
【19:15】 @草莓牛奶 
【19:30】 @鸢时 
【19:45】 @叶述怀 
【20:00】 @鱼生路漫漫 
【20:15】 @一叶知蓝 
【20:30】 @泽麟-凌公子 
【20:45】 @加點要加智力上 
【21:00】 @紫月嫌 
【21:15】 @一腳踏進白兔坑 
【21:30】 @-叶栖蓝桥- 
【21:45】 @hoki11 
【22:00】 @orange 
【22:15】 @祭鱼_露丸 
【22:30】 @-椒盐鍵盤 
【22:45】 @kakico-蓝桥 
【23:00】 @溦蓝 
【23:15】 @许长安-杭城记广 
【23:30】 @柠檬维 
【23:45】 @-椒盐鍵盤 












—彩蛋—
【05:29】 @真的王大柱🌵 
【12:14】 @蛊惑呀喵w 




【22:44】 @沈言_ 
【23:59】 @unicorn 
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




最后感谢一些参加了企划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,作品没能出现在正式整理中的太太 @荷举同学。  @酸梅貘 ,辛苦了。




所有参加的太太也都辛苦了。








我们下次再见。


【全职/叶蓝】Zurich [全国卷一|Fin]

特别特别棒的!!

Asa:

△跟风码篇作文


△今天我们都活在苏黎世






叶修想了想,自己记事以来出过最远的门,大概是小时候和爸妈、弟弟一起,去了一趟青海。当时青海湖尚不比如今开发得完善,油菜花大概也都是野生的,在炽热的七月开出一片高地之上的金黄。


电脑屏幕前,IGC1讨论组里七嘴八舌正聊得热闹。有人问,你们猜老冯会给我们批几天假,好不容易去一次,比完了得玩个够啊。有人说,报销的事你们具体问过没?什么给报什么不给报,最近穷得揭不开锅了。


叶修看着屏幕半天没动静,正巧魏琛勾着头瞧热闹。


叶修问:“老魏啊,你说苏黎世在哪儿呢。”


魏琛沉吟片刻,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地理常识打得有点蒙。


方锐说:“哎呦,苏黎世都不知道在哪儿?高中地理怎么学的。”


叶修立刻投过去一个虚心求教的眼神,方锐一本正经:


“告诉你个秘密,其实我没上过高中。”


苏沐橙和楚云秀私聊半天怎么拍拍拍吃吃吃买买买,听到这话头也没抬随口说:“瑞士啊。”


正巧一个私聊框在叶修眼前弹出来,蓝桥春雪标标准准的宋体字带着当事人呼之欲出的愤怒:我靠,你怎么跟别人说的,为什么刚才有人通知我说是随行家属。


叶修打字:这个身份难道有什么问题?


随行家属又连发了几个表情,无一不彰显着内心的不平衡。叶修打开百度,在搜索框里敲下“苏黎世”三个字。


刷啦啦一排自助游攻略晃得男人有点眼晕。


他捏了捏太阳穴。


瑞士啊…… 




蓝河想了想,自己记事以来出过最远的门,大概是本科的时候和几个同学一起去了趟巴厘岛。这地方不算远,但好歹也算迈出了国门。只是涨潮后的海神庙,日落前的金巴兰海滩,都不如两只肥硕的龙虾对自己的吸引力更大。几个内部解决的情侣在情人崖拍照,许愿天长地久,蓝河刷着手机,看着那年荣耀总决赛,头也没抬。


刚才旅行社的人来送护照,敲门直接吼了句:“叶修的随行家属是哪位?”


蓝河眼前一黑,差点没猝死在电脑前。


小宅男赶紧抱起一堆材料,跑过去堵着对方的嘴。


绕岸在训练室那头阴阳怪气地说:“巴结上大神就是不一样啊,看看人家蓝桥。”


笔言飞嘴里咬着冰棍,斜眼看他,末了用一句最通俗的话怼过去:


“你行你上啊。”




出发那天,叶修看着苏沐橙拎着两个最大号行李箱,不可思议:“怎么这么多东西。”


苏沐橙说:“果果、柔柔还有我,三个人只买一箱半的东西,这很少了呀。”


两个留守兴欣的妹子在分别的前一刻还在不停交待:“沐沐靠你啦,没限定了普通的也行。那个阿x尼的黑管xxx,要是有就买,没那个色就算了。CxB的的细管唇膏也是,有色号就一只壳子两只芯……”


叶修听得一阵茫然,但特别自觉地拎起一个放在出租车后备箱里,自言自语:“好在我媳妇儿不这样。”


跟着他后面有模有样学绅士的方点心听到这话,冷不丁出声抗议:


“叶修同志,请多顾及一些单身狗的心情。”




中国荣耀联盟的佼佼者在这年火辣辣的七月齐聚B市,这群平均年龄都不大的年轻人一路叽叽喳喳说个没停。蓝河起初特别自觉地跟其他随行人员站在一起,结果被叶修扯着嗓子一句“媳妇儿”喊成了众人的焦点,恨不得当即拎着行李转头回家。


叶修问:“媳妇儿啊,出国呢,你怎么看着这么不高兴。”


蓝河瞪他:“立刻给我闭嘴!”


九千多公里的航线,十几个小时的行程,六个小时的时差。叶修在飞机即将起飞时,认认真真地系上安全带,再一伸手给蓝河也系上,盯着屏幕上各个航空公司都差不多的安全说明看了半天。


蓝河趁机揶揄:“怎么,没出过国紧张啊?”


叶修并不知道对面这个只比他多了一次巴厘岛经验,老实说:“有点。”


蓝河刚想展示一下男友力,结果飞机好巧不巧咯噔一声开始转弯滑行。小宅男条件反射缩了一下脖子,眼瞧着对方诚诚恳恳的目光浮起一层笑,蓝河怒而扭头:


你自己紧张去吧,老子不说了。


 


他们在万米高空俯瞰不断变幻的云层。


黄少天趴在小窗户边上问:“队长队长,你快猜我们在哪儿呢。”


喻文州将人从窗户边拎回位置上,无奈地说了个最保守的答案:


“中国。”


 


叶修一直不觉得出国哪里好。


完全不一样的国度,语言、文化、习惯都截然不同,很多人觉得国外有更多的机会,更宽广的视野,在那里你可以与更多优秀的人交流,并不断提升自我。


吃了二十多年地沟油,每天基本都泡在电脑前的荣耀大神觉得这压根没有吸引力。提升自我?你先让那群黄毛跟我打两把,看看谁提升谁。




下了飞机已是当地时间的晚上,一群人被时差搞得晕晕乎乎。组委会来接人的车似乎在路上出了点问题,工作人员一直打电话道歉说马上就来。结果一群小伙子们没先等到接机的人,反而等到了一批同样刚下飞机的职业选手。


西方人特有的宽大骨架,浅色瞳仁,一个看着就很拽的年轻人特意跑过来看了看他们的队服。大伙起初没在意,结果那小伙子嘿嘿一笑,一句“China”脱口而出,带着点不屑与轻敌。


队里几个年轻一点的当时就坐不住了,孙翔猛地站起来,一句标标准准的普通话竟然比对方还拽:“你什么意思啊。”


对方小伙子也没打算跟他们抬杠,笑两声就往回跑。唐昊冲他比了个中指,方锐说:“大家都是文明人,不要动手。”


然后说了句通俗却不怎么标准的国际问好:“法克。”




第一届IGC邀请赛7月17正式拉开帷幕。


各国选手齐齐亮相,帅气得让所有扛着长枪短炮的摄影师们忙到焦头烂额。蓝河没开场的时候就在紧张,他把活动流程反复确认了无数遍,毕竟现场环节都是英文介绍,这群人里面大概也就喻文州、张新杰、肖时钦的英语还算不错,万一出了差错,那丢的可十几亿人的脸。


叶修瞅着小宅男忙前忙后特别有意思,说:“你又不用上台,怎么比我还紧张。”蓝河看了他半天,愣是没说出一句囫囵的理由。叶修趁着大家都在忙,偷偷拉过来亲一口:“按规定是不是只有最后拿冠军了才会放一次国歌?”


蓝河黑着的一张脸隐约有点红,但也没忘点头。


叶修看着有趣又偷偷亲一口:“那行吧,你现在开始熟悉颁奖仪式的环节吧,提前熟悉好了,到时候不紧张。”




开幕式之后开始正式比赛,但毕竟不是三天就结束的小活动。赛程虽然紧张,可也不至于把人累死。瑞士当地的荣耀运营组给每个战队都配备了最齐全的训练室,大家按照自己的习惯训练,饿了有自助餐,限时不限量。


起初小伙子们都很激动,瑞士啊,奶酪火锅、苏黎世小牛肉、拉科雷特芝士和湖鱼。可吃了三天就发现,自己的胃可能还是更习惯小炒盖饭。


肖时钦跑去前台,用尽量标准的英语表达想要吃中餐的愿望。他和异常热情的前台小哥聊了半天,神情微妙地将一张纸摆在众人期盼的眼神底下。


只见宣传地图上,密密麻麻标着行走路线,推荐的中餐馆,甚至大概花费的价格。苏沐橙条件反射掏手机打开地图app,肖时钦赶紧摆手:“我搜了,小哥说我地图信息不准确。”


黄少天研究了半天路程,觉得吃一回光路上就得快两个小时,问:“这店送外卖不?”


喻文州无奈笑笑:“少天,这里不是中国。”


 


第二天,中国代表队全员在领队的带领下冲向了评价最高的中餐馆。楚云秀说:“我是服了你们了,大老远跑来吃中餐。”


苏沐橙揉着肚子:“饱了,但还想吃个小笼包。”


楚云秀顺手拍了身边的服务生:“帅哥,麻烦再来一份。” 




方锐说,我觉得我们能走到现在多亏了那顿家乡菜。要不每天吃奶酪和牛肉,根本无心打比赛。


叶修拿着看比赛时候的现场记录,无情指出,哦你上一场犯了7个可以改进的错误,先说这个啊……


方锐心想,我就不应该多嘴。




不过家乡菜的能量buff一路延续到了总决赛,中国队过关斩将,最终竟和当初机场遇到的小哥所在的战队狭路相逢。


晋级决赛的那天,各路记者争相报道,不知哪国的问了句“你们对接下来的比赛有什么看法”,可能是考虑到视觉效果,一票记者齐刷刷将镜头对准了最好看的周泽楷。没有江副队在身边的枪王并不显得怎么慌张,美貌超越国籍,深色瞳仁黑色头发的黄种人青年在闪光灯下,轻描淡写地说:“好。”


外方随行翻译心里一阵fuck。




比赛前一天,中国队领队手一挥,今天放假不训练,随便玩。


众人就像放了学的小学生,集体欢呼。蓝河和叶修离开酒店时,用他多一分过了六级的英语听力水平,从擦肩而过低语着的记者那里窃取信息:“他们在思考你这是什么战术。”


叶修说:“哪儿那么多战术啊,之前训练是为了磨练配合度,现在没问题了,还练什么?媳妇儿你想去哪儿玩,哎,媳妇儿你怎么走了。


 


他们站在苏黎世大教堂下,遥望一河之隔的圣母大教堂。利马特河的水被天空映出一片蔚蓝。有卖艺人逆人流而行,从四拱桥上走过,在教堂下驻足。他们穿过班霍夫大街,在头发花白的三两音乐人面前停下。漆色手风琴里是中欧最明快的乐章。


赤色的观光车,熙攘的街道,高立着的雕塑,灰白色墙面间插着红白相间的瑞士国旗。两个人一边感叹一边向小巷深处走去,到了日暮黄昏时,却忘了回去的路。蓝河一脸囧色用磕磕巴巴的英语问经过的路人,年迈的老爷爷说了半天见年轻的亚洲人愈发手足无措,索性指指他们,再指指自己。


——跟着我吧。


蓝河想,这大概就是全世界最通用的善良。


他们跟着老夫妻慢悠悠穿过古典与现代交迭的街道,最终又回到了主路上。干净清爽的年轻人冲他们笑起来说谢谢。


老太太问,你们来自哪里?


叶修虽然英语蹩脚,但这句也好歹能听懂。他从包里翻出一只前几天中餐馆赠送的熊猫徽章,送给他们。


老爷爷“噢”了一声,笑眯了眼,欢迎来到瑞士。


蓝河冲他们挥手道谢,也欢迎有时间来中国。


 


决赛当晚,苏黎世体育馆的街道万人空巷。各大媒体、电视台马不停蹄地报道,生怕错过哪个细节。隔了六个小时时差的国内,社交媒体上IGC1的热度惊人,话题被直接刷爆,直播网站上实时在线人数也一次次突破历史新高。


上台前,叶修问:“各位不紧张吧。”


周泽楷轻轻摇了摇头,苏沐橙笑嘻嘻地说:“其实有点。”


张佳乐将耳机扯掉,活动了一下手指:“不就是个冠军吗。”


方锐赶紧上去捂住他的嘴:“这话谁说都可以,就你不行。”


孙翔哼了一声,直接准备往台上走。


喻文州笑笑,接着张佳乐的那句话:“那就一起拿回来。”


 


蓝河在黄少天第一个剑影步的时候,小小地喊了声“好”,就和当初周泽楷接受采访时的一样。


然而很快地,这个字就在中国队随行人员等候区里此起彼伏地传出,而后穿过苏黎世体育馆,穿过利马特河,在九千公里外的故乡汇聚成振聋发聩的声音。


这些地域不同、方言不同、性别不同、年龄不同的声音通过互联网传遍千家万户,而后跨越国籍,散布至五湖四海。不同肤色、不同国别、不同时间的人们开始为这支代表着五星红旗的队伍喝彩。


蓝河觉得有一瞬间心跳快到了极点。


各路记者在同一时刻发布了不同语言的比赛结果。


叶修猛地站起来。


 


每个人大概小时候都读过无数篇关于家国情怀、关于思乡心切的故事。它们或者出现在语文课本上,或者出现在的电影电视上。当年昏昏欲睡的教室里,语文老师深情朗诵着的文字,也许只有真正身处异国他乡的那一刻,才会引起丁点共鸣。说不上多么想念,只是偶尔抬头看见哪里的牌子上一笔一划写着的汉字,会下意识觉得特别亲切;偶尔看到飘扬的五星红旗,会觉得特别耀眼。


 


第二次迈出国门的年轻人突然在想,苏黎世挺好的,人少,素质也高,环境好,风景好,还很繁华。奶酪火锅再不好吃,也总比隔三差五报出来的掺假食品好。田园风光再冷清,也比掺了雾霾的风沙强。


可这里终究不是我的国度。


随行人员三两抱在一起,一边笑一边哭。


他看着体育场中央,工作人员正在筹备的领奖台。


也不是我的家乡。


 


站上颁奖台时,机场的小青年一脸愤懑盯着叶修胸口的名牌看了半天。他“ye……ye……ye”了半天,也没把后面那个读音念出来。


叶修说:“你不用记我啊,没准下次比赛我就不来了。”


随行翻译自然不能跟着上台领奖,人高马大的青年直接傻在当场。


“要记就记这个。”


叶修抬手一指,被鼓风机吹起来的五星红旗正冉冉升起。


义勇军进行曲前奏响起的一刻,蓝河的眼泪唰地掉了下来。


叶修身后站着绝对会被写入中国电子竞技历史的十三个年轻人,再往后面是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与十三亿人的喝彩。


叶修一句普通话字正腔圆:


 


“中国。”


  


-Fin.-




yes,交卷!

一个人的碎碎念

前几天基友生日。
她问我,我过二十生日时是什么感觉?

我的二十岁生日那天是端午节,这一天和前二十年的任何一天并没有什么不同。三天假期没有回家,去了江宁的姐姐那儿。中午吃了粽子,下午去订了个小蛋糕。爸爸妈妈在遥远的家里发了红包,祝我生日快乐,和朋友们嘻嘻哈哈聊聊天,就这么,过去了。

可是总会有些小难过。

怎么说呢,日子就是一天天过着,一天天长大一天天成熟一天天变老。有过去就有未来,生生不息的循环。

来到了一个以二字开头的年纪,二十年间,见过新生命的降生,见过高中同窗的逝去。我再也没有底气说自己还年轻,还有时间放肆。

如果运气好点,我能活到80,那么20岁就是我四分之一生命的分水岭。曾经觉得未来很远死亡很远,可是真的很远么?

以后我还有三十,四十…年少时曾想过未来的我是什么样子呢?我希望三十的我,端庄,优雅,大方,沉着。而这一切都要以足够的经济基础为前提,如果经济基础不够呢,我会不会变得市侩,会不会向自己不齿的事情低头?一年一年长大,我会碰见很多不可抗力,不得不屈服,不得不认命。

曾经觉得“怎么能这个样子!?”,到现在“只能这样了”。

不甘心却无奈。
我们都在活成自己不想要的样子。

说实话我很佩服张艺兴。他太纯粹,是我完全做不到的纯粹。少年到青年,本土到异国他乡,心性逐渐成熟,内敛,冷静。经历了那么多,承受了那么多。

我真的佩服他的坚持,虽然这种坚持让他辛苦很多,可是他就一直坚持下去没有动摇。

知世故而不世故。
执拗而坚韧。
理性而热血。

而我做不到,无论是客观环境还是自身因素的影响,我都在变,变成我完全想象不到的,讨厌的样子。

基友说,“我们都知道什么样的路是对的,可我们从来不走。因为太他妈辛苦了。”
“但是他做到了,我佩服他,所以喜欢他。”

她还说,高中的时候盼着过生日,因为能见到好久不见的朋友。现在可能是陪在身边的人不同了吧,这一天,更想和自己亲爱的人一起,就算什么都不做,葛优躺一整天也可以。

我呢,是特别不喜欢新环境的,我宁愿安于现状,因为新环境太陌生,因为没有熟悉的人。
基友却是很喜欢新世界的,和朋友们一起享受的新世界。

大概症结在于是不是有人陪,或者陪的人是谁吧。已经很熟悉的人,已经很亲密的人,都吵不起来架,就是“你在我心里啊”这么简单。可以一起穿着人字拖蹲在街边撸串,把油渍擦到对方衣服上。坐在对方身边,一直玩手机,都会觉得好舒服,真惬意。不想时间流逝,只想这样的日子,久一点,再久一点。

曾经感觉,20岁真的好久啊,还有好远呢,可是当我真正踏进这个年龄时,我却有满心的伤感和无奈,伤感岁月的流逝,无奈着未来的未来。

不是因为生日,而是因为我意识到,我自己正在慢慢老去。我再也不会有青春的张扬了,我要承担起我的责任。我要去面对,我一直不想面对的社会。
虽然我知道它有一天总会来,但没想到它真的会来。

我一直回避的,以为只属于大人的问题,终于要落到自己身上,而我却没有能力承受。

我对自己并不满意,并且还没有足够的意志和毅力,让以后的我满意。我对我自己都没有信心,更害怕他们寄托在我身上的希望会落空。

我们慢慢看清现实,开始明白人生并不如意,我也没有足够的资本,让我,让我的家人,让我的朋友,更加幸福,过上他们想要的生活。我们曾经臆想的雄心壮志,不都不被现实讥讽为“异想天开”,我们学会了沉默,会仔细考虑投资与回报,再也不会疯子一般孤注一掷。

感觉自己封闭起来,很多时候很多话,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。周边束缚的东西越来越多,做事情越来越顾虑,也没有了做任何事情的激情,因为被逼着往前走。

激情满满与精疲力尽,只有一步之遥。

最可怕的是,我们这种怠倦消极的心情,居然发生在大学时期,发生在没有很多利益纠纷,立场冲突,父母提供资金,只要学习的地方和时期。

而我们离真正的社会还有距离,还没有体会到社会的残酷。我害怕,自己像一条离岸的鱼,拼命拍打尾巴,却只是在垂死挣扎。

就这样吧。